白鹤归

214782:

_“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。”

_“我一定要吃糖,为着寂寞的缘故。”

_“世间的苦不算甚么,你看我灵魂不曾有一天离开过你。”

——朱生豪

_他信里的语言真是稠密天真,读来让人心热。我所见如今的人,想要心冷容易,心热却难。

我读他信里写:

“……我没有和平常人那样只闹一回恋情的把戏,过后便撒手了的意思。我只希望把你当作自己弟弟一样亲爱。论年岁我不比你大甚么,忧患比你经过多,人生的经验则不见比你丰富甚么,但就自己所有的学问,几年来冷静的观察与思索,以及早入世诸点上,也许确能做一个对你有一点益处的朋友,不只是一个温柔的好男子而已。

对于你,我希望你能锻炼自己,成为一个坚强的人,不要甘心做一个女人(你不会甘心于平凡,这是我相信的),总得从重重的桎梏里把自己的心灵解放出来,时时有毁灭破旧的一切的勇气(如其有一天你觉得我对于你已太无用处,尽可以一脚踢开我,我不会怨你半分),耐得了苦,受得住人家的讥笑与轻蔑,不要有什么小姐式的感伤,只时时向未来睁开你的慧眼,也不用担心什么恐惧什么,只努力使自己身体感情各方面都坚强起来……”

_情人历来都有,这样的心怀,却让人可佩。

评论

热度(684)